Informa

20200103-1 【BOSS專訪·番禺精工】斯維迪:以3D列印技術及服務創新升級逐鹿國際市場

前言

小編前段時間逐一走訪了近十家番禺精工企業,不僅為番禺精工之優秀而驚歎,更為他們的低調內斂而感慨。當下工匠精神作為支撐中國製造的重要因素,更是民族自信心的重要內涵。正值番禺精工不斷突破自我,創新升級之際,我們更覺走近番禺,瞭解精工之重要,為展示其產業鏈優勢,共用商業機會之計。從本期開始,本公眾號將推出一系列【BOSS專訪·番禺精工】文章深入報導番禺精工的創新突破及發展方向,敬請關注。

 

 

當下中國人口紅利逐漸消失,製造業轉移,尤其今年拉鋸不斷的中美貿易戰,更催化了轉移。全球有名珠寶製造基地廣州番禺,往日數千人的珠寶製造大廠早已不復存在,在轉型升級的新形勢下,斯維迪智造(廣州)珠寶科技有限公司探索出新路,結合番禺多年積累的珠寶設計優勢和公司在3D技術、設備和應用方面的優勢,出口技術及服務,目前每月生產3D蠟模30公斤,可做 18K金首飾450公斤,銷往東南亞和中東各國,從該項目的老牌壟斷者土耳其行家手中分得一杯羹,並且未來有望在國際市場占取更大份額。

Develop

 

 

“番禺做OEM和ODM產品輸出越來越難。從人工上看,中國是泰國、馬來西亞的2倍多,是土耳其的1.5倍,印尼、印度的4到5倍,越南的4倍左右,雖然中國業者做事效率很高,但這麼高的人工成本很難彌補。“斯維迪智造(廣州)珠寶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劉受松指,“技術輸出成為在國際市場發展的新方向,歐美市場訂單總是需要製造商,今年的中美貿易戰中我們感覺到,很多訂單轉向了東南亞國家,在考察過印度和越南等國家後,看到他們可以製造,但前端核心的3D技術,他們薄弱,正是我們的可為之處。”

 
 
 
 

 

 

而在國際市場,3D蠟模一直為土耳其業者把持。斯維迪能參與該項國際競爭,並分得一杯羹有何憑藉?“我們有製造成本優勢,加上番禺多年沉澱的設計優勢,所以這應該是中國人的生意。”劉先生指,土耳其公司所用的3D列印設備和耗材,大多從歐洲市場購買,一台設備可能10萬美元,而我們大概20萬元人民幣,他們一公斤樹脂蠟大概400歐元,我們才100多美元。雖然近一兩年土耳其也開始出現本土3D列印設備。但劉先生還具備的獨特優勢是,既是設備專家,又是珠寶加工商,雙重身份能洞悉珠寶加工商對設備的真正需求,能將雙方很好統籌結合起來。目前3D印表機寬泛的應用在醫學、玩具等很多行業,珠寶並不是佔據很大份額的行業,所以3D印表機製造商對珠寶製造行業的投入和瞭解有限。而珠寶加工商對於設備的瞭解也有限,尤其是操盤者更不會懂這麼細緻。但劉先生在珠寶行業的15年經歷中,入行的前9年都專注於珠寶設備業務,5年前開始創業做首飾加工,3年半年前又開拓了3D plus品牌印表機業務,獨特經歷造就了他對兩方面都有深入瞭解,能很好統籌。

 

 

引入創新保密技術

3D蠟模列印是斯維迪的全球首飾3D列印創新服務中心的三個版塊業務之一。另外兩個版塊是首飾3D列印專項技術創新研發中心和3D首飾創新設計及培訓中心。創新中心有近50台印表機,規模在珠寶首飾行業的3D列印服務商中名列前茅。而其最重要的是率先實行了保密技術,對客戶承諾設計圖檔100%保密。3D列印技術在珠寶行業的應用非常廣泛,但對於眾多100人以下的小型珠寶加工廠和獨立設計師來說,購買數十萬設備不現實,因此3D列印業務會外發,而大公司即使擁有了設備,但訂單多,3D列印業務也經常會外發,市場上有較多3D列印服務商,一般規模都較小,極其主要的是經常會出現讓業內人士詬病的設計圖外泄事件,甚至出現了這方面的黑產業鏈。花費大量財力物力推出新設計備戰香港或海外大型珠寶展,但展會前夕或展會上,大量同樣產品湧現,公司心血白費,損失慘重,是很多業者的噩夢。因此,劉先生指創新中心要解決此事,切斷黑產業鏈,將一般3D列印服務商對於保密僅限於口頭承諾或簽合同協議,貫徹到技術執行。跟國內做檔加密的公司合作,引入創新技術,將創新中心的所有電腦和伺服器都做了加密處理,設計圖進入創新中心的系統後,在外發時,必須經審核確認後才可以外發,沒有經過確認的設計圖,發出去接收者是打不開的,並且電腦都有流程日誌,萬一出現意外,可追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