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forma

20200103-1 【BOSS专访·番禺精工】斯维迪:以3D打印技术及服务创新升级逐鹿国际市场

前言

小编前段时间逐一走访了近十家番禺精工企业,不仅为番禺精工之优秀而惊叹,更为他们的低调内敛而感慨。当下工匠精神作为支撑中国制造的重要因素,更是民族自信心的重要内涵。正值番禺精工不断突破自我,创新升级之际,我们更觉走近番禺,了解精工之重要,为展示其产业链优势,共享商业机会之计。从本期开始,本公众号将推出一系列【BOSS专访·番禺精工】文章深入报道番禺精工的创新突破及发展方向,敬请关注。 

 

 

当下中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,制造业转移,尤其今年拉锯不断的中美贸易战,更催化了转移。全球有名珠宝制造基地广州番禺,往日数千人的珠宝制造大厂早已不复存在,在转型升级的新形势下,斯维迪智造(广州)珠宝科技有限公司探索出新路,结合番禺多年积累的珠宝设计优势和公司在3D技术、设备和应用方面的优势,出口技术及服务,目前每月生产3D蜡模30公斤,可做 18K金首饰450公斤,销往东南亚和中东各国,从该项目的老牌垄断者土耳其行家手中分得一杯羹,并且未来有望在国际市场占取更大份额。

Develop

 

 

“番禺做OEM和ODM产品输出越来越难。从人工上看,中国是泰国、马来西亚的2倍多,是土耳其的1.5倍,印度尼西亚、印度的4到5倍,越南的4倍左右,虽然中国业者做事效率很高,但这么高的人工成本很难弥补。“斯维迪智造(广州)珠宝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刘受松指,“技术输出成为在国际市场发展的新方向,欧美市场订单总是需要制造商,今年的中美贸易战中我们感觉到,很多订单转向了东南亚国家,在考察过印度和越南等国家后,看到他们可以制造,但前端核心的3D技术,他们薄弱,正是我们的可为之处。”

 
 
 
 

 

 

而在国际市场,3D蜡模一直为土耳其业者把持。斯维迪能参与该项国际竞争,并分得一杯羹有何凭借?“我们有制造成本优势,加上番禺多年沉淀的设计优势,所以这应该是中国人的生意。”刘先生指,土耳其公司所用的3D打印设备和耗材,大多从欧洲市场购买,一台设备可能10万美元,而我们大概20万元人民币,他们一公斤树脂蜡大概400欧元,我们才100多美元。虽然近一两年土耳其也开始出现本土3D打印设备。但刘先生还具备的独特优势是,既是设备专家,又是珠宝加工商,双重身份能洞悉珠宝加工商对设备的真正需求,能将双方很好统筹结合起来。目前3D打印机宽泛的应用在医学、玩具等很多行业,珠宝并不是占据很大份额的行业,所以3D打印机制造商对珠宝制造行业的投入和了解有限。而珠宝加工商对于设备的了解也有限,尤其是操盘者更不会懂这么细致。但刘先生在珠宝行业的15年经历中,入行的前9年都专注于珠宝设备业务,5年前开始创业做首饰加工,3年半年前又开拓了3D plus品牌打印机业务,独特经历造就了他对两方面都有深入了解,能很好统筹。

 

 

引入创新保密技术

3D蜡模打印是斯维迪的全球首饰3D打印创新服务中心的三个版块业务之一。另外两个版块是首饰3D打印专项技术创新研发中心和3D首饰创新设计及培训中心。创新中心有近50台打印机,规模在珠宝首饰行业的3D打印服务商中名列前茅。而其最重要的是率先实行了保密技术,对客户承诺设计图档100%保密。3D打印技术在珠宝行业的应用非常广泛,但对于众多100人以下的小型珠宝加工厂和独立设计师来说,购买数十万设备不现实,因此3D打印业务会外发,而大公司即使拥有了设备,但订单多,3D打印业务也经常会外发,市场上有较多3D打印服务商,一般规模都较小,极其主要的是经常会出现让业内人士诟病的设计图外泄事件,甚至出现了这方面的黑产业链。花费大量财力物力推出新设计备战香港或海外大型珠宝展,但展会前夕或展会上,大量同样产品涌现,公司心血白费,损失惨重,是很多业者的噩梦。因此,刘先生指创新中心要解决此事,切断黑产业链,将一般3D打印服务商对于保密仅限于口头承诺或签合同协议,贯彻到技术执行。跟国内做文件加密的公司合作,引入创新技术,将创新中心的所有电脑和服务器都做了加密处理,设计图进入创新中心的系统后,在外发时,必须经审核确认后才可以外发,没有经过确认的设计图,发出去接收者是打不开的,并且电脑都有流程日志,万一出现意外,可追溯。